您当前位置:连云港文化网 >> 文艺荟萃 >> 散文 >> 浏览文章

话说孝妇祠与于公殿

2016-7-25 12:19:00 创作 张名艾 【字体:

坐落新县(今朝阳)北山坡的“汉东海孝妇祠”,古时坐北朝南,面对花果山玉女峰。前院正殿为“孝妇祠”,东西配殿供奉“四大天王”,“释迦摩尼”和“十八罗汉”,山门两侧耳房为慈善用房。东院内有续建的“慈孝堂(奶奶殿)”、“于公殿”和僧人、居士用房。庭院青石板铺地,西院两株松柏摹霄、东院桂花、木香花、栀子花飘香。两院相通,似一密不可分整体。院后是“墓园”,两株千年古朴(格木)根相连、枝相攀,蔽日浓荫罩护古墓,不由使人联想到婆媳俩生死相依的濡沫深情。墓园内牌坊、碑柱林立,留下文人墨客、官绅雅士大量诗联祭文石刻,文化氛围浓郁。偌大墓园古木簇拥,花团锦绣、竹林婆娑。前院后园,高墙壁垒、曲径通幽、庄重森严,置身其中,神幽美妙之情油然而生。本着“存古、复古、创古”理念,恢复古老“孝妇祠”模样是人心所向、势在必行。

这一古刹初建于西汉东海孝妇被斩后(前89),汉昭帝(前86)时,东海郡新太守到任,听从郡决曹于公申辩,杀牛祭奠孝妇墓,为孝妇平反昭雪,枯旱三年的东海郡喜得甘霖。后东海郡为孝妇立贞洁牌坊,重新修建“汉东海孝妇祠”,神龛内塑孝妇像,这是海州湾历史最悠久、“香火”最旺盛的宗教庙宇。该庙宇历朝历代屡毁屡修,规模越来越大,“孝妇祠”、“慈孝堂”、“于公殿”三建筑的孝文化内涵一致,又各有主题互补。正方形古刹,文革初仍严整壮观。庙门前有一宽阔广场,是春秋庙会物资交流和文艺表演场地。

孝妇祠内“于公殿”建设于何年何月,史册方志上找不到记载,文史专家推论应该在汉代于公在世时所建,原名“于公生祠”,到了于定国当了朝廷重臣逝后,葬在孝妇祠前山坡,地方怀念他们子孙三代恩德,才在孝妇祠东院增建了“于公殿”,古色古香,内塑于公像,后又增塑了于定国、于永像。1966年文革“破四旧”,孝妇祠神像被砸、墓被挖、树被砍,神圣的古刹一片狼藉,后来乡革委会在此办了粉丝厂,但一年两度的娘娘庙会依旧,信众冒天下之大不韪,在旧址烧香磕头,只是那些年每逢庙会皆阴风凄惨,突然刮风下雨。1996年,“孝妇祠”复建开光,每逢庙会都是晴天亮日,作者感同身受,可能是巧合吧。

复建孝妇祠后,地方又把“兴国寺”嫁接进来,使固有的孝文化特色受到冲击,引起群众不满,都认为这是一个“败笔”。主管部门接受群众建议,重新修建孝妇祠、“慈孝堂”,2015年又复建了“于公殿”,并新建“汉东海孝妇祠”山门,形成两庙并列的建筑群。属于“孝妇祠”建筑群的布局,不似从前,孝妇祠正殿东首为“奶奶殿”,隔开的“于公殿”坐落东南方,坐南朝北,不似昔日布局。目前,原孝妇祠的三座殿堂全部落成,有利孝文化底蕴有效发挥。佛教信众慷慨解囊,孝妇祠、兴国寺内新建筑不断增加,新世纪以来,增建的“观音殿”、《大雄宝殿》、居士楼,新“孝妇祠”及慈孝堂、孝文化陈列室、于公殿,布局规划没了章法。整个建筑群投资很大,带有一定随意性,规制、仪轨已被打乱。想恢复古老“孝妇祠(娘娘庙)”布局模样,很多建筑需要推倒重来,势必造成资源浪费。但如今不伦不类样式,总让人遗憾和不爽。

于公的盛名与他秉公执法,为东海孝妇平反昭雪建立了奇功。汉时东海郯人周青嫁于新县巨平村窦家,随称窦氏。她年轻(二十岁)夫丧子亡,但赡养婆婆非常周到,勤勉孝顺,乡间有口皆碑,呼其为“窦娥”。婆婆劝其改嫁,孝妇终不肯。其婆告邻人“孝妇养我甚勤,我哀其无子,守寡日久,我老,久累丁壮奈何?”其后,婆自上吊死。母女告官曰:“妇杀我母。”吏捕孝妇,孝妇辞不杀姑,狱吏严刑拷打,孝妇亦想早日与婆在阴间相伴,故屈打成招,县令具狱上报至郡府,于公时任郡决曹,仔细审查,以为孝妇养姑十余年以孝闻,必不杀姑也。太守不听,“数争不能得”,于公辞疾去吏。残暴太守竟杀孝妇,引起天怒人怨,当时“血色青黄、倒流”、六月飘雪、接着东海郡枯旱三年。新县好心人将孝妇葬在其婆墓侧,并在墓前搭建简易祠堂。内供孝妇婆媳牌位,地方士庶哀叹孝妇之冤,成群结队给婆媳烧香上供,蔚蔚风气。新太守到任,卜求“天灾”其故,于公曰:“孝妇不当死,前太守强杀咎当在此。”于是,新太守杀牛,率下属祭孝妇冢,宣读平反昭雪文告,天立降甘霖,当年东海郡五谷丰登。自此东海人益敬重于公,为其立“生祠”。后在孝妇祠东院增建“于公殿”,受到千秋祭奠。于公及其子孙主持正义、维护孝妇英名,是中华孝文化的重要推动者。

有一年夏,洪水冲毁于公家门楼,村民齐心协力帮助重修。于公谓匠人曰:“为我高门,我治狱不尝有所冤,我后也必有封者,令容高盖驷马车”。《汉史·于定国传》记载,于公子于定国,(公元前111—前40,字曼倩),少时从父学法,接受了于公的思想熏陶。于公死后,他继父任为县狱吏、郡决曹,由于他熟悉法律,治狱严谨,声誉渐高,补任廷尉史。因为处理案件有才能,受到汉昭帝器重,调京城,提升为侍御史、御史中丞。昭帝死后,汉宣帝提升于定国为光禄大夫平尚书事,几年后又升为水衡都尉、廷尉,位列九卿。廷尉是朝廷主管刑法最高官,他执法公正、量刑得当、有口皆碑,人们都感到“定国为廷尉,没有受冤之虑”。汉宣帝三年,于定国当了丞相。永光元年(43),于定国感到年逾古稀、体弱多病,请求辞官归里。宣帝恩准,赐黄金60斤,赏驷马安车,敕封“安侯”,定国子于永升任御史大夫,位列三公。父子荣归故里可坐驷马高车,于公设计的高门可容高车进出。古人言“人积德行善,必福荫子孙”,“于公高门”得到应验,于公亦可含笑九泉了。

元代大剧作家关汉卿、王实甫以汉东海孝妇和于公为原型,创作出《窦娥冤》(亦名《六月雪》)和《于公高门》两部经典杂剧,万古流芳。从此新县北山的汉东海孝妇祠又多了一个“窦娥庙”称谓,名气较前代更大、更响,东海孝妇成为中华贞洁妇女的楷模,她那慈善的婆婆成为好婆婆的典型,于公则成为秉公执法、宽厚正义的模范,东海孝妇祠一跃成为中华孝文化传播基地。当今社会,婆媳关系仍是一个引人深思的社会问题,由于将孝文化扩展到婆媳关系,“孝媳、慈婆”成为千家万户的期盼,保护和宣传东海孝妇传说,对于促进家庭内部和谐有着积极意义。此外,孝妇因栽赃不孝罪名被昏官斩首,使孝妇的孝名千古、冤名千古,社会上的不孝媳受到万民唾骂、谴责。而贪赃枉法、草菅人命的太守骂名千古、遗臭万年。那熟悉典刑、善于断案、伸张正义的于公及其子于定国流芳百世,也具有深刻的警世意义。

史册记载“于公为东海郡郯人”,另一说“是下邳人”。连云港多部方志云:“于公世居云台山南麓的关里村东南,地名‘于公疃’”,目前遗址犹存。《太平寰宇记》录“于定国墓于海州东海县下。”《广舆记》云“定国郯人,侨居东海,卒葬于此。”《云台补遗》、《朝阳镇志》记载,“孝妇祠东南山坡有于定国墓”,“孝妇祠南百步东山麓有土墩,相传为于定国墓”。这些记载,为进一步考证有了源头指引。

《嘉庆海州直隶州志》确凿记载,海州“文庙”内建“乡贤祠”,供奉海州出籍或任职海州名垂青史的“乡贤”36人,其中名列四、五、六的是于公三代名讳——于公、于定国、于永。从此亦可说明,于公及子孙同受海州人民供奉,堪称贤士名人,“同供三代”在海州历史上绝无仅有,也可见他们在海州人民心目中的位置。孝文化之乡——朝阳,和广大佛教信众有眼光,积极出资、出力、出谋划策,在复建“孝妇祠(娘娘庙)”后,较早复建“慈孝堂(奶奶殿)”,2015年又复建了“于公殿”,使居于花果山北大门的“汉东海孝妇祠”三项建筑齐备,孝文化底蕴进一步得到彰显。下一步应该“踏平坎坷再出发”,群策群力复建“孝妇墓及婆婆墓”,按传统样式复建“牌坊”、“碑林”,把历朝历代的“孝妇祠记”、文人雅士的诗文楹联还原到古刹之中,使游客更多接受浓厚传统文化熏陶,改变当前进寺庙、看神像、磕头、烧香的单一祈祷模式。朝阳文人荟萃,不能满足仅有的宣传孝文化小册子和各抒己见文章,完全有条件、有智慧编印出内容浩瀚的介绍孝妇、慈婆和爱民如子于公文集,并把历朝历代文人雅士歌颂孝妇、慈婆和于家三代的题记、诗文、楹联汇编到一起,定会为“全民读书”和繁荣中华传统文化提供软实力、增加正能量。

 

(作者:连云港电视大学,市历史文化研究会、民俗学会,中国管理科学院人文与社会科学研究所特约研究员)

分享到:
相关阅读:

网友评论:


返回顶部 (如果有视频播放不了,请使用IE7以上版本打开,IE升级下载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