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位置:连云港文化网 >> 文艺荟萃 >> 散文 >> 浏览文章

豆丹民间故事

2016-8-1 9:56:00 海州板浦实验中学 潘友国 【字体:

老家是“大豆之乡”,又是中国唯一的“豆丹之乡”。豆丹菜色美味鲜,香嫩可口,深受古今老饕喜爱。

关于豆丹,老家坊间一直流传着这样的两个传奇故事。

第一个传说跟《随园食单》作者清朝文人袁枚有关。袁枚(1716——1798)清朝有名的文人,字子才,号简斋,钱塘(今浙江杭州)人。曾任沭阳、江宁等地知县。才华出众,诗文冠江南。他与纪晓岚(《四库全书》的总编纂)有“南袁北纪”之称。

袁枚尝板浦“汪恕有”滴醋的故事,家喻户晓,妇孺皆知。但袁枚吃灌云豆丹的故事,却鲜为人知。

历代文人有出游的嗜好,一路游山玩水,寻亲访友,也一路寻访美食。

袁枚也亦然。

大约是在几百年前,清朝夏日的某一天,文人袁枚骑着毛驴到板浦游历,有幸在汪醋巷品尝了板浦“汪恕有”滴醋。

一句民谚:“灌云豆丹甲天下”,又传到袁枚耳朵里,他嘻嘻一笑,起初不以为然,认定是以讹传讹。后又转念一想:何不去灌云一探究竟。

袁枚遂骑上毛驴,一路信驴由缰,直奔灌云而来,经过几个小时,终于到了灌云。

一到灌云,袁枚看到了一个非凡热闹的情景:家家户户,如潮如涌的人们,无论男女老少,手臂上都挎着篮子,笑语喧声地走进豆地。

袁枚甚为好奇,走了过去询问说:“这么多人在干什么呀?”

答曰:“拿豆丹”。

袁枚闻所未闻,见所未见,又露出疑惑的神色问:“豆丹系何物?”

答曰:“豆丹是生长豆秸上的一种虫子”。

“豆丹何用?”袁枚挺纳闷的。

答曰:“豆丹可以入撰”。

袁枚点了点头说“原来如此!”

袁枚亲眼目睹了这一幅浪漫的、奇特的民俗风景画,忍不住发出惊叹:“人说灌云豆丹甲天下”,这句民谚真是名不虚传,饮食史上罕见的一个奇迹啊!

袁枚骑着毛驴溜达,不知不觉已到晌午,这时感觉到饿了,肚子“咕咕”直叫。找到一家饭店,还未进门,就闻到从饭店里传出一股浓浓的香气,袁枚咽着口水,把毛驴拴在店外的一颗皂角树上,急步走进店里,询问:“何物发出此香?”

店小二满脸推笑答曰:“此本店招牌菜豆丹耳。”

袁枚“啊”!的一声,说:“又是豆丹菜,那就上豆丹菜”。

片刻功夫,店小二把热气腾腾、香喷喷的豆丹,便端上来了。

袁枚食后,赞叹不已:“嫩比河豚鲜比虾,真天下第一美食也!”

袁枚是文化之人,且又是一个懂饮食的美食家,知道这豆丹乃人间美味。

袁枚说:“店家,我给豆丹菜写个招牌如何?”

“好啊!”店小二忙捧来文房四宝,袁枚提笔写了“天下第一菜”五个大字,落款“简斋”。

店小二将招牌高悬店门之上,声誉大增,每天观者如云。不久,店小二得知此招牌乃沭阳知县袁枚所写,又惊又喜。

从此,豆丹菜也就远近闻名了。

袁枚这一个旷世奇才,官可以不做,文章可以不写,而豆丹却不能不吃。

袁枚在灌云居然足足吃了一个时节的豆丹,最好才恋恋不舍离开了灌云。

至于袁枚什么原因,没有把灌云豆丹写进《随园食单》一书,是偶然的疏漏······却不得而知?

《随园食单》里没提过豆丹,确实是饮食史上的一桩憾事。

另一则故事更是有趣:1945年,8月15日,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。

投降之时,正是灌云豆丹上市时节,日本人在撤离之时,受不了豆丹的诱惑,捎带了一些豆丹。

回到日本后,日本人烹制豆丹,煞费苦心,绞尽了脑汁,无论如何下功夫制作,结果做出的豆丹,远不及灌云人烧的那个味。日本人懊恼地久久望着豆丹菜发呆。

富士山下的那个善于模仿、复制的民族,困惑着,始终没有弄明白什么原因?

日本人吃豆丹之事,被记录在历史中,成为笑柄。

听完这个故事,我感慨万千。

啥原因呢?答案说来也很简单,还是那句老话: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一方人烧一方菜。离开了芳香的土地,离开了原汁原味的水,失败是注定的。

失败看似是偶然。其实,偶然中有着必然的因素。例如:霸占中国土地、抢夺资源、盗窃“安徽千年宣纸”技术、茶文化······

豆丹只不过是其中一例。

分享到:
相关阅读:

网友评论:


返回顶部 (如果有视频播放不了,请使用IE7以上版本打开,IE升级下载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