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位置:连云港文化网 >> 文艺荟萃 >> 散文 >> 浏览文章

美食歧视

2016-8-2 9:09:00 海州区板浦实验中学 潘友国 【字体:

歧视在中国似乎特别流行,什么地域歧视、性别歧视、年龄歧视、外貌歧视、婚姻歧视,还有一种歧视叫美食歧视。     

远的不谈,就谈近一点的。比如,江南和苏北。

下面我讲两个故事。

记得,十年前,应邀去江南老表家吃喜饭,在江南的酒宴上,坐在我身边的是一个胖子。胖子热情似火,自我介绍说是苏州太仓人。并问我是哪里人?

我告诉他,说:“连云港灌云的”。

他愣了一下,然后撇撇嘴,露出一脸的不屑说:“你们连云港灌云人胆子不小,野蛮的很,什么都敢吃,连豆丹也吃!”

我立马反驳:“你们苏州太仓人,也高尚不到哪里去,你们吃的红烧鸡屁股这道菜,比起豆丹更加恶心!”

我的一番“高论”把胖子噎得尴尬至极、张口结舌,只好灰头土脸,溜之大吉也。

还有一次,一江南文友打电话给我,要尝尝我老家的特色菜。

我说:“没问题”。

于是我的朋友一路飙车过来,我把他领到“王立山饭店”,点了几道菜,其中有豆丹一菜。文友吃了以后,才知道是豆丹是一种虫子!吓得面如土色,遂掩袖奔走到门外,“哗”的一声,将胃里的饭菜尽数呕了出来······

上面的事例说明,江南、苏北之间的饮食差异实在太大。

有一位作家说过一句话:“食物平等”。话说得太好了,既然平等,那么我们对食物必须给予充分的尊重,还要有一份敬畏、感恩之心。

事实是,一地有一地的喜好。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美味。如山东人爱吃大葱、山西人偏酸、四川人喜辣、北京人嗜食王致和臭豆腐一样。

俗话说:“青菜萝卜,各有所爱。”也就是说每个地方的口味是不同的,酸甜苦辣咸各有习俗所好,不能强求,没有对错,相互包容。

饮食习惯,这都是土地和自然风物给的赏赐,都是大自然的锻造。

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各地都有特定的饮食文化。

其实一切早有定论,北宋史学家苏易简(958——997)在担任皇帝老师之时,就提出了“物无定味,食口者珍”的著名论点。

江南人虽然谈豆丹色变,但我的老家人却恰恰相反,视豆丹如至宝。

豆丹一直是地方流传的美食,餐桌上的宠儿。

豆丹那独特的香味让老家人陶醉与向往。

老家人喜爱吃豆丹,是全世界上有名的。

民谚说:种瓜得瓜,种豆得豆,而我的老家不仅得豆,还意外收获豆丹。

老家盛产豆丹,故有“豆丹之乡”美誉。

老家有吃豆丹的习俗。

每到夏季,家家户户,男女老少,挎着竹篮,笑语盈声地走进豆地。

老家人下豆地“拿”豆丹,成为老家田园中的一道亮丽风景,蔚为壮观。

豆丹“拿”回家,擀、去屎、去皮,等动作准确快速,一气呵成。

老家人吃豆丹,成了一大景观,这在世界饮食文化史上,是极为罕见的。

老家人对豆丹的感情,就像广东人对蛇肉、天津人对狗不理、徐州沛县人对狗肉一样,这份热爱与生俱来的。这种热爱是不需要培养的,老家人的血液里有基因。

每到豆丹季节来临的时候,老家的老饕此时此刻都在摩拳擦掌、翘首以盼,希望豆丹快一点到来。

我估计全世界再没有别的地方,像老家一样,对豆丹如此的热爱。

老家人无豆丹不欢。

每年的七八月,老家无论小镇还是乡村,家家户户炊烟袅袅,到处都飘起了豆丹的香味。

豆丹虽然丑陋、其貌不扬,叫人厌恶,经过老家人化腐朽为神奇,煮食以后,端上餐桌,它摇身一变,成了一种桌子上珍馐,赛过山珍海味。

豆丹是昆虫家族中最有营养、最鲜美、最值得一吃的,它可以说上天赐给老家人的一份口福。

豆丹实际上很好吃。

老家人吃豆丹,吃出了千般滋味,吃出了万种风情,吃出了技术,还吃出了情趣。

豆丹承载了传统文化,也凝结了老家人的智慧。何谓豆丹文化,这是一个非常难以回答的问题。简而言之,文化就是人类的内在精神和这种内在精神的外在体现。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,老家人创造出了风味独具、光辉灿烂文化。

许多昆虫学家认为,高蛋白、低脂肪、胆固醇,易被人体所吸收,因此,豆丹食品是人类的理想视频呢。他们预测:豆丹餐在美食文化大系中的未来是非常令人遐想的,或许将成为21世纪的食品新潮流。

我时常在闲暇时瞎琢磨,老家人是什么时候开始吃豆丹的?这个问题,由于年代已久,已经难以考证。

豆丹的命运,也和所有事物一样:有衰有兴。

回想小时候的豆丹,贱,不值钱,甚至被倒进河里喂鱼、喂鸡。

近几年,豆丹价格上涨的不得了,又被各路名流追捧,成为菜肴中的贵族。和天价豪宅一样,除了公款、大老板,跟普通百姓已经渐行渐远。

也不知道哪一天,豆丹才能恢复平民的身份,重新回到老百姓的餐桌就是美好现实。

民以食为天。豆丹即将下市,我由衷的希望今年,在餐桌上,我能与豆丹再次重逢。

我在期盼着。

真情一片,豆丹犹见。

分享到:
相关阅读:

网友评论:


返回顶部 (如果有视频播放不了,请使用IE7以上版本打开,IE升级下载)